四大理由告诉你 莱比锡红牛不应被这样仇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xzl.com/,欧冠RB莱比锡

翻译自Outside of the boot专栏作家Richard Pike的文章,Richard Pike是死忠球迷,持有英甲俱乐部维冈竞技季票。自从7岁起便为漂亮足球着迷,最早的足球记忆是1996年在英格兰举行的欧洲杯。对国内外各国联赛及球队都有极深的兴趣,对欧洲中上游联赛比如俄罗斯、葡萄牙以及土耳其联赛有着极深的研究。

公平的说,最近10年是德国足球最健康发展的时段。在俱乐部层面,拜仁重新成为欧洲顶级强队,2013年捧得欧冠冠军,还连续跻身欧冠半决赛。多特蒙德先后在克洛普(如今转战利物浦)以及图赫尔执教期间于国内外赛场取得佳绩。在国家队层面,德国人的表现更加优异,自从2006年世界杯以来,德国队在历届大赛的成绩为:2008年欧洲杯亚军、2010年世界杯第三、2012年欧洲杯四强、2014年世界杯冠军、2016年欧洲杯四强。举办2006年世界杯之前,德国国家队阵容老化,鲜有本国青训涌现出的青年才俊,但那届大赛杀进前四后,德国队连续取得佳绩,各级别国青队也始终保持在世界顶级行列,每年都有众多的新星获得德甲首演机会,青训实力远胜10年以前。

好吧,仍然存在着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而且球迷们对其表达的都是赤裸裸的敌意。这个问题便是德甲新军RB莱比锡。RB莱比锡2009年夏季成军,是德国前3级别联赛中最年轻的一家俱乐部。当时,他们买下了第五级别联赛俱乐部马克兰斯塔特的执照,该俱乐部的所在地距离莱比锡市只有13公里。他们此后连续升级,2016年5月8日,这支成立仅仅7个赛季的俱乐部,主场击败老派劲旅卡尔斯鲁厄,锁定升入德甲的资格。

乍一看来,我们似乎很难理解人们对于这支俱乐部的负面情绪,成立不久的新球会在德国联赛迅速蹿升,又是自从2008-09赛季的科特布斯后德甲又一支东德代表。然而,如果更深地挖掘一下,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这家俱乐部为何会在德国球迷当中引起不安和担忧。第一个线索就是这家俱乐部的名字,该队的名称是RB Leipzig,RB两个字母从官方角度来说,是RasenBall(意为草地球类)的缩写,然而,RB这两个字母却被广泛认为跟该俱乐部拥有者奥地利运动饮料巨头——红牛集团(Red Bull)有关,该集团由于德国联赛官方禁止将赞助商的名字放进俱乐部名称之中,所以借RB两个字母打了个擦边球

红牛集团对这支东德俱乐部投入重金,帮助他们接连完成升级,最终杀入德国足球顶级联赛。这种蹿升跟当年杰克-沃克对布莱克本的投资有些类似。杰克-沃克用短短4个赛季,将布莱克本从二级联赛中默默无闻的乡下球队打造成英超冠军。由于50+1政策,在德国足球界很难出现杰克-沃克或者罗曼-阿布拉莫维奇这样的金主,当然,也有人认为莱比锡红牛的崛起跟此前霍芬海姆的成功有些相似之处,因为霍芬海姆的幕后老板是德国软件巨头SAP SE的创始人迪特玛尔-霍普。

然而,莱比锡红牛之所以遭人讨厌,更多是因为他们的出现被认为是对50+1规则的眼中威胁,而德国球迷对该规则评价甚高。在德国,成为俱乐部会员意味着在俱乐部的运营过程中拥有话语权,会员资格需要每年续订,多特蒙德的会员续订费用每个成年人只需62欧元,而莱比锡红牛的会员续费则要高得多,达到1000欧元每年。结果是,多特蒙德的会员远远多于RB莱比锡的会员,数量之比是13.9万对17。

而且,RB莱比锡仅有的17名会员都是红牛集团的高管或者生意伙伴,这更在德国球迷中引起了广泛的质疑,认为该俱乐部此举是钻规则的空子,对50+1规则的精神是种玷污。

在所有联赛,都有球队深受拥戴,有球队广遭敌视,两者之间并不存在折中点。意甲豪门尤文图斯或许是最典型的例子,而且,我曾经见证过看台上的球迷过分针对对方个别球员(最典型的要数路易斯-菲戈跳槽皇马后,重回诺坎普对阵巴萨时的遭遇)。然而,最近7个赛季莱比锡红牛遭到的仇恨跟我以往熟悉的任何仇视都有所不同。包括用除草剂破坏该队位于马克兰斯塔特的老场地,包括全国范围内球迷组织进行的“向红牛说不”的活动;2014-15赛季的德乙比赛,柏林联队球迷在该队对阵RB莱比锡的比赛时,前15分钟保持沉默,为的是给客队制造恐怖的葬礼效果;卡尔斯鲁厄球迷则曾经在赛前冲进莱比锡球员下榻的酒店,想方设法干扰他们;奥厄球迷则在比赛时亮出横幅,将红牛的奥地利创始人迪特里希-梅特舒兹比作纳粹元首阿道夫-希特勒;最后,东德俱乐部德累斯顿迪纳摩球迷则在本赛季德国杯首轮主场对阵RB莱比锡时,从看台上扔下一个已经被撕烂的牛头。

似乎RB莱比锡不受任何人待见,然而,是不是这种厌恶有些过了头,甚至有些虚伪的意味在里面?我认为是这样。在我解释具体原因之前,我必须澄清,我绝非莱比锡的球迷,也无意倡导此前提及的绕过甚至动摇50+1规则的做法,不过,我还是要为他们辩护,尤其认为该球会的这种运作模式不应该受到如此激烈的批评。

首先,我要回应今年8月在英国《卫报》上看到的一篇针对RB莱比锡的文章,文章的作者是扬-亨里克-格鲁塞吉先生,他是多特蒙德球迷,曾经在本赛季初多特蒙德客场对阵莱比锡的比赛时,与他人共同组织了针对RB莱比锡的抗议活动。那场比赛的结果是多特蒙德0比1告负。抗议包括不涉足球场的客队区域,所有抗议的参与者最终甚至一同拒绝观看那场比赛。格鲁塞吉先生这样表态:“当然, 多特蒙德俱乐部也要赚钱,但我们赚钱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踢球;但莱比锡则不同,他们踢球的目的是为了售卖产品并推广他们尝到的生活方式。这两者截然不同。”我能够理解格鲁塞吉先生对于莱比锡的看法,但从个人角度来讲,我认为这有些过激了,因为另一家历史远比RB莱比锡长的德甲俱乐部其实早就已经做过类似的事情,那就是2008-09赛季的德甲冠军沃尔夫斯堡。

没错,沃尔夫斯堡俱乐部曾经是大众公司二战前迁往新建城市沃尔夫斯堡后打造的公司球会,但看看该俱乐部的发展历史,就会发现它跟RB莱比锡其实没有多大差别。沃尔夫斯堡的东家是大众公司,正如莱比锡的东家是红牛集团。沃尔夫斯堡的球场取名为大众竞技场,莱比锡的则是红牛竞技场。沃尔夫斯堡的球衣主赞助商的是大众公司,莱比锡的呢?你猜对我也不会发奖品给你。如果格鲁塞吉先生拒绝进入莱比锡的球场,因为他们贩卖产品及生活方式,那么,我希望他也从未随多特蒙德参加过客场对阵沃尔夫斯堡的比赛,因为大众竞技场的主人又何尝不是在贩卖产品及生活方式?毕竟如果他们并非如此,又怎么会将大众汽车的标识搁在所有球员球衣的胸前,而且满球场都能够看得到该标识呢?

接下来,我要说的是德甲禁止将赞助商的名字放进俱乐部名称之中这一规则。在绝大多数德国足球俱乐部中,该规则被严格实施,然而,也存在部分特例,最著名的要数大家都熟悉的德甲老牌劲旅拜耳勒沃库森,该俱乐部的东家是德国制药业巨头拜耳AG。

如果你不允许RB莱比锡将红牛放进俱乐部的名称之中,那么就应该勒令拜耳勒沃库森将其名称中的拜耳两字去掉,让他们更名为勒沃库森SV或者类似的名字。不管勒沃库森是否比莱比锡红牛历史长100年还是更多,既然制定规则,就应该在整个联赛范围内严格实施,不然要规则干嘛?

这样做就像说因为布莱克本是1888年英格兰足球联赛的创始成员之一,因此该俱乐部可以被允许注入巨资,于是才有了杰克-沃克砸钱让该球会乌鸡变凤凰的例子,而曼城及切尔西并非英格兰足球联赛创始球会,就不应该接受大额资金的注入,但人家蓝军和蓝月亮,不也分别在2003年及2008年被阿布拉莫维奇以及曼苏尔收购了么?

另外针对RB莱比锡的一种说法是,他们跟切尔西和曼城一样,所取得的成功都是虚假的,因为其成功完全是用金钱买来的,就像莱比锡通往顶级联赛的道路完全是用金钱铺就。不过,德甲已经有过这样的例子,俱乐部靠东家大力的资金支持一路杀进顶级联赛:2008-09赛季,霍芬海姆俱乐部历史首次升入德甲,而且一直在德甲征战至今。霍芬海姆在巴登-符腾堡州小镇辛斯海姆拥有3万容量的现代化体育场作赛,但他们其实来自仅有3000多人口的霍芬海姆村,该村落只是辛斯海姆镇的一部分。2000年,霍芬海姆征战的是德国第五级别联赛,他们8年内4次升级,最终杀进德甲,其成功的关键就是其老板——软件业巨头SAP SE创始人之一的迪特马尔-霍普的大额投入。但跟杰克-沃克对布莱克本的投资略有不同的是,霍普年轻的时候曾经为霍芬海姆青年队效力。由于多金老板的投入,霍芬海姆俱乐部自然成绩突飞猛进,这就是所谓的“财政嗑药”。如果没有霍普的投资,霍芬海姆目前应该还在德国第3到第5级别联赛附近晃悠,因为一家来自只有3000人村落的俱乐部,再怎么发展也都有其局限。

评论家们坚决反对足球领域的这种“财政嗑药”现象,认为这违背了足球俱乐部发展的原则,因为如果不是大额资金的投入,俱乐部原本可以顺其自然地进步,而这种一夜暴富的情况毁掉了一家足球俱乐部的精神。然而,我们也可以说,勒沃库森及沃尔夫斯堡是凌驾于这种批评之上的两家球会,他们都曾在地区联赛挣扎,但因为拜耳以及大众的投资获得远超其他竞争对手的优势。

更不用提什么精神,因为这两家俱乐部本来就是两家公司下属的俱乐部,本来就由人家公司的雇员组成,当然,如今为他们效力的都是真正的职业球员,而不再是拜耳和大众的员工。除非,勒沃库森球星、墨西哥前锋哈维尔-埃尔南德斯其实私底下是拜耳墨西哥分部的雇员,暂时被调来德国工作,每周一到周五在制药公司上班,周末两天兼职踢德甲。

我甚至要为RB莱比锡正逐渐毁掉50+1规则的说法辩护。2009年的时候,该规则很显然还被绝大多数德甲球会所看重,因为当汉诺威96召集德甲及德乙的36支球队开会,希望能够投票废止这项规则,从而吸引除赞助之外的国外投资,但在投票过程中,36家俱乐部中的33家投了反对票,有两家俱乐部弃权,只有汉诺威96一家投了支持票。投票时,2009-10赛季的德甲联赛正在进行中,那之前的5个赛季,有3家俱乐部问鼎冠军,拜仁于2004-05赛季、2005-06赛季以及2007-08赛季折桂,斯图加特于2006-07赛季夺冠,而沃尔夫斯堡则在2008-09赛季加冕。5年内涌现出3家冠军球会,足以说明该联赛具备相当的竞争性,因此,从俱乐部到球迷都赞成保留50+1规则,也在情理之中。但如今,让我们做个假设,拜仁本赛季再次卫冕,下赛季中期,汉诺威96或者另一家小球会再次召集各俱乐部投票表决,看是否要废止该规则,我很有兴趣看看这次的结果将会怎样。为什么?因为如果拜仁本赛季再次赢得德甲冠军,就将完成五连冠,也就是说,下赛季假想的投票之前,德甲从上次投票前的5年3个不同冠军,发展到如今的5年只有1个冠军。在我看来,即便再进行投票,50+1规则仍会被保留,但我真的怀疑,投反对票的俱乐部数量还会像2009年那么少。

拜仁近期的统治地位以及之于德甲其他球会巨大的财政优势,不禁让人们对德甲的未来产生严重的担忧。终有一天,50+1规则下的俱乐部经营以及低廉票价将无路可走。为了阐明这一观点,我们拿德甲俱乐部法兰克福作为例子。过去20个赛季,法兰克福有14个赛季征战顶级联赛,剩余的6个赛季则是征战德乙。在他们征战顶级联赛的14个赛季中,法兰克福最高的排名是2012-13赛季的第六,绝大多数赛季他们的排名都在积分榜下半区(第10到第18),他们降级后至多在德乙待两个赛季,就会立即重返德甲。然而,即便是如此稳定的法兰克福,其球迷也会对俱乐部的现状感到灰心丧气,因为该队处于实力够强降不了级,但要想打破积分榜中游的位置去冲击欧冠席位,又达不到那样的水准。

作为球迷,自然希望支持的俱乐部能够力争上游,哪怕辉煌只有那么短暂的一个赛季。50+1规则的存在让多金的国内外富商们无法得到入主法兰克福的机会,他们自然也得不到更多的财政支持,去冲击欧冠席位乃至冲击拜仁的霸权。50+1规则的存在使得中小俱乐部得不到俱乐部以外的私人投资,力争上游的梦想更多也只能够是梦想。最后,需要再次重申的是,我并不想针对勒沃库森以及沃尔夫斯堡,这两家俱乐部都因为过去曾经是公司下属球会,而得以豁免50+1规则,但是,因为某些俱乐部的过去就准许他们不遵从50+1规则,这样做显然是错误的,因为既然制定了规则,就应该让所有俱乐部都严格遵守,不应该允许例外的存在。

我能想象,许多非勒沃库森、沃尔夫斯堡或者霍芬海姆俱乐部的球迷,也不会随意说这三家球会的坏话,或者特别讨厌他们。因为与拜耳制药公司的关系,勒沃库森被对手球迷送了个“药厂”的贬义绰号;本赛季德甲揭幕战,霍芬海姆对阵RB莱比锡的比赛,霍村球迷亮出这样的横幅“把我们的头衔还给我们——德甲最遭忌恨的球会”。勒沃库森与沃尔夫斯堡进行的每场比赛,都会被某些媒体冠以“塑料德比”的昵称。

然而,这一切都不能与RB莱比锡近年来遭到的敌视相比,我从未记得勒沃库森、沃尔夫斯堡或者霍芬海姆遭受过其他俱乐部球迷的暴力抗议。

如果不考虑RB莱比锡的组织结构、所有权及其历史,这家俱乐部还是存在着许多积极因素的。首先,这家俱乐部在今年的夏季转会期继续奉行只引进年轻才俊的政策。他们今夏总共收购5名球员,包括从诺丁汉森林引进年仅19岁的苏格兰球员奥利弗-伯克。他们其他4笔引援,分别是从斯图加特引进20岁的蒂莫-维尔纳、从凯泽斯劳滕引进23岁的毛里斯-穆勒、从红牛萨尔茨堡引进同为21岁的本诺-施密茨以及纳比-凯塔。

当中小球会首次升入本国顶级联赛,他们往往会为力争保级,引进众多经验丰富的老将,因此,莱比锡坚持引进新星的做法值得褒奖。其次,引进年轻球员是一码事,让他们得到一线队出场机会则往往是另一码事。在德甲第8轮RB莱比锡主场3比1击败云达不莱梅的比赛中,莱比锡的首发球员只有3人年过25岁,平均年龄仅为24.18岁,那场比赛取胜后,他们便升至积分榜次席,仅仅排在拜仁之后。

红牛老板迪特里希-梅特舒兹为球队设定了这样的目标,那就是在不远的将来让一线队绝大多数首发球员都出自本队青训。

莱比锡最近从柏林赫塔、汉诺威96等其他俱乐部吸纳了多名16岁以下球员,这样的做法显然会招致批评,然而,在现代足球世界,俱乐部之间青年球员的转会其实再正常不过,实在没有必要去大肆批评。拜仁这种豪门球会的球迷同样无法抱怨。曾何几时,拜仁主席鲁梅尼格批评英超俱乐部阿森纳引进法布雷加斯这样的年轻球员,阿森纳主帅温格则反唇相讥,透露鲁梅尼格和他的拜仁做过同样的事情,他们早年引进巴拉圭前锋圣克鲁斯时,这位英俊中锋的年龄也只是17岁而已。

上述3个例子中的最后一个,极有可能使得1990年两德统一后东德向西德的人才流失状况发生逆转。最佳例子要数德国前国脚前锋亚历山大-齐格勒。他1974年出生在前东德,18岁就进入德累斯顿迪纳摩一线队。那时两德刚刚统一,德累斯顿迪纳摩这样的东德球会与西德同行相比,立即暴露出不可比拟的劣势。1991-92赛季及1992-93赛季,该队堪堪保住德国顶级联赛资格,但财力被西德俱乐部越拉越远。1993年夏季转会期,为了回笼资金,德累斯顿不得已将当时19岁的齐格勒以不到120万欧元(按照现在的行情)低价,转卖给拜仁。加盟拜仁后,齐格勒并没有立即跻身一线队,他加盟后的首个赛季在拜仁预备队度过,并于第二个赛季被提拔进一线队。

事实上,齐格勒没能在德累斯顿迪纳摩继续发展,而是在未满20岁时就转投西德俱乐部,说明东德足球人才大批流往西德赛场。而现在,拥有红牛公司的投资,莱比锡完全可以扭转局面。莱比锡这座东德城市在两德统一后长年得到投资,如今已经成为非常适宜居住的地方。拥有强力财政支持且致力于提拔年轻新星,莱比锡或许可以避免将近25年前德累斯顿迪纳摩遭遇的窘境,不会再被迫将齐格勒这样的年轻才俊轻易卖给西德俱乐部。

令人遗憾的是,如果东德俱乐部想要跻身德国顶级联赛,并且在德甲站稳脚跟,效仿RB莱比锡或许是唯一可行的方案。德累斯顿迪纳摩或许是下一支有望获得晋升德甲资格的东德球会,但他们此后很有可能每个赛季都要苦苦与降级命运对抗。因为50+1规则禁止私人外来投资者注资德国俱乐部,俱乐部可以通过商业赞助获得的收入对于其提升排名的机会来讲极为关键。因此,德累斯顿迪纳摩及其他有可能跻身德甲的东德球会都有可能遇到相似的困难。最近,我研究过德国最大规模公司的营业额,结果发现,2012年德国总收入位居前32位的公司,竟然没有一家的总部位于东德城市。如果将范围扩大为前100位,或许能够找到一些,但前100位当中能有两三家恐怕已算不错。

我发现,自从两德统一后,东德俱乐部始终举步维艰。虽然统一已经超过1/4个世纪,但与西德相比,东德仍然缺少真正的大公司和企业,失业率甚至达到西德的将近两倍。德国东西德的划分,跟意大利南(贫穷的农业地区)北(富庶的工业地区)部的划分极为相似。跟东德的RB莱比锡以及德累斯顿迪纳摩相似,意大利南部只有两家中等规模的足球俱乐部,其中的巴勒莫表现出色时最多能够跻身中游,而那不勒斯则有望挑战意甲桂冠,两家俱乐部分别来自于意大利南部最大的两个城市。如今,足球是耗资巨大的产业,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就很难在足球世界取得成功。

总而言之,我可以理解德国球迷对RB莱比锡的厌恶,或者说他们无法将该俱乐部视为德国最受欢迎的俱乐部之一,然而,在我看来,与勒沃库森、沃尔夫斯堡以及霍芬海姆相比,莱比锡遭到的敌视有些夸张。你甚至不能将RB莱比锡收购SSV马克兰斯塔特与英格兰联赛的米尔顿凯恩斯收购温布尔登相提并论,因为马克兰斯塔特距离莱比锡只有13公里,而米尔顿凯恩斯则距离温布尔登105公里。SSV马克兰斯塔特俱乐部2010-11赛季再次成立,并且一直在德国第六级别联赛征战。据透露,将营业执照出售给莱比锡,他们得到了35万欧元。该俱乐部代表霍尔格-纳斯鲍姆先生强调这笔收入使得他们能够引进以往难以企及的强援,甚至最终赢得了晋升第五级别联赛的资格,距离该俱乐部成立时定下的第四级别联赛只有一步之遥。

RB莱比锡的出现,使得拜仁除了多特蒙德之外又有了另一个强敌,这从长远角度来讲,对德甲的发展是件好事,因为一家俱乐部的长期统治会毁掉一 个联赛。

如果曼城和切尔西没有得到大额投资,不能够打破曼联在1990年代以及2000年代初期的统治,你很难想象英超能够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很难想象英超的电视转播权能够像现在这么高。令人遗憾的是,中小俱乐部若想打破顶级豪门的统治地位,方式只有一种,自从1992年英超及欧洲冠军联赛成立以来,事实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计划”来了!有奖征文:快来留下你与北京的故事吧!

4.将“商户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4.将“商家订单号”填入下方输入框,点击“恢复VIP特权”,等待系统校验完成即可。

Related Articles

孙兴慜当选英超10月最佳球员 高居射手榜头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xzl.com/,欧冠拉齐奥 中新网11月14日电 北京时间13 […]
Read more

欧冠18决赛!利物浦对决莱比锡这对红军来讲是一个上上签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xzl.com/,欧冠RB莱比锡 作为近几个赛季欧洲足坛表现最好 […]
Read more

《风味人间》勾勒世界美食地图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xzl.com/,欧冠伊斯坦布尔 上周日(4月26日),由腾讯视 […]
Read mor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earch for: